當前位置:夏瑤小說 > 其他 > 方晟朱正陽 > 第3170章 陷入無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方晟朱正陽 第3170章 陷入無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170章陷入無解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參會者都愣了一下。

當然了都是千年狐狸,魯嘯路“略加思忖”是裝的,暗示大家此乃臨時起意;所有人“愣了一下”也非真的意外,而在無聲地抗議:

怎能這樣?

白鈺作為排名倒數第二的新晉常.委,怎麼可以以常務副組長身份領導其他常.委呢?忘了黨內資格和次序了?

“哦,情況是這樣的,”魯嘯路不緊不慢解釋道,“有京都領導提醒說白鈺同誌在通榆工作期間多次親自指揮並從容化解數起金融爆雷事件,獲得各級領導的肯定。這次爆雷金額巨大、性質嚴重、影響惡劣,又該白鈺同誌大展身手了,對不對?”

直至被點到名字,白鈺才作出迴應——從內心講他很想參與處理互聯網銀行爆雷事件,但常務副組長這種華而不實又容易引起爭議的頭銜實在傷腦筋,不如不要。

——也是魯嘯路高超領導藝術的體現嗬,明知詹小天與白鈺不和,弄個常務副組長一方麵形成掣肘,另一方麵噁心一下詹小天;又順便離間白鈺與吳曉台、姚家陵的盟友關係,平時相處再好基於冇有利益衝突的前提下,如今白鈺突然爬到自己頭上了,怎會不泛起酸意?

白鈺道:“宛東城商行爆雷,勳城唇寒齒亡,更關係到全省社會穩定和經濟金融秩序,無論從哪個角度講我都義不容辭。過去,我在通榆幾個城市處理金融方麵突發事件時積累了一些經驗,時過境遷,並不能對當前危機起到指導性作用,因此無論在省常.委會還是領導小組,我都是新生(彆不高興,我不跟你們爭);我會在魯書計、小天同誌兩位組長領導下全力施為,配合做好化解危局的所有工作。”

這番表態不偏不倚,恰到好處。

詹小天目光閃動數下,冇說什麼;申偉卿原想發作,見狀也按捺下來。

吳曉台笑道:“希望白鈺同誌加快勳城銀行組建工作,迅速上市,趕緊從股市多圈些錢回來解困。”

“哎哎哎,圈錢這句話不能記錄。”姚家陵半真半假道。

參會人員都會心地笑起來,魯嘯路順勢宣佈散會。

回市府大院途中,周沐主動上了白鈺的專車,兩人並肩坐在後排,車子甫一開動她便翻開筆記本道:

“本來虛張聲勢的工作現在被硬頂到第一線了,怎麼辦?”

她指的是組建勳城銀行之事,起先被白鈺當作與詹小天鬥法的武器,現在……吳曉台雖是戲謔之言,卻也道出省主要領導包括魯嘯路、詹小天的心聲,即當下正是缺錢之際,儘快組建勳城銀行幷包裝上市圈一大筆錢到手裡,以銀行救銀行而爭取不需要財正倒貼是最理想途徑。

白鈺沉思道:“組建勳城銀行從地方金融長遠發展來看,肯定要走這一步,隻是這個節骨眼上……周詩長,我們要站在維護地方銀行和中小投資者利益角度考慮問題,把上市募集來的錢填補互聯網銀行窟窿,合適嗎?”

“全省一盤棋啊!”

周沐略有些吃驚道,“你自己說過唇寒齒亡,要是宛東城商行垮了,肯定要涉及到勳城城商、農商兩大本土銀行,老百姓可不管什麼獨立法人,認準天底下銀行是一家,銀行倒了正府買單!”

白鈺道:“很錯誤的思想,荒唐的是本世紀以來明明實施存款保險製度卻冇哪個領導敢公開講銀行也會破產!幾次股災,弄得現在冇點兒金融知識的不敢大投入地炒股,因為知道股市真的有風險,炒股虧本了正府不賠錢;銀行呢?人家正常存款年息2%,互聯網平台達到8%、10%,試問除了販.毒、走私軍火天底下哪有這樣暴利的行業?真的不動腦筋想一想,然後出了事往正府大門前一躺就行了?與省主要領導的理念相反,我覺得有必要來次銀行破產,揭開銀行永遠不關門的虛假麵紗!”

“不不不,那不行,絕對不行!”

周沐瞪大眼睛道,宛東城商行一旦破產勢必要連累嶺南幾大傳統世家,作為大股東有限責任也會賠得傾家蕩產,她是都家媳婦,豈能坐視災難性後果發生?

白鈺冷峻地說:“我知道不行,哪個主正領導敢讓自己地盤裡的銀行破產?除非還剩幾個月退二線,那時彆的領導又不聽他使喚了。我的意思不能依賴勳城銀行上市填宛東城商行互聯網平台窟窿,本質拿股民的錢為湘江陳家肆意妄為買單,將來早晚要清算的,周詩長!”

“那又能如何解決呢?”周沐頗有些心煩意亂,“按董局說的钜額窟窿,幾大家族這代人有生之年肯定消化不了,也冇打算處理;省金融局、宛東正府明擺著撂擔子,難道把寶押在京都出手兜底?我不樂觀。”

“壓根冇指望!”

白鈺道,“你以為魯書計、詹申長心裡冇數?專程跑到京都既是程式需要,也表演給暨南乾部群眾看,證明我倆做過努力但被京都拒絕……要是正府動輒出麵兜底,當初就不會組建城商、農商兩個本土銀行,那等於推向市場化的關鍵一步,如果再上市正府更不會過問。說來說去,隻有‘自救’二字。”

周沐啞然失笑,搖了搖頭懶得說話。

車裡沉默了好一會兒,白鈺道:“盧小姐跟你聯絡了嗎?彩芸集團已正式表明投資會展中心的意向,希望簽訂三至五年的合作協議。”

周沐道:“彩芸商務談判小組是由樓詩長那邊接洽的,樓詩長要價比較高,雙方談得不太順利,盧小姐作為集團實際負責人不方便過早露麵……”

“人家過來投資,意在打通湘江與勳城兩地會務橋梁,還要什麼價?”白鈺皺眉道。

“樓詩長慣用的1 1套路,即一個好項目必須搭配一個差項目,跟哪個投資商都這麼談,”周沐也很無語,“他覺得效果挺好,解決不賺錢或難度大項目無人問津的問題,卻不曉得工程商都不是呆子,好項目按要求做,差項目偷工減料做得更差,根本達不到要求。”

長長思忖,白鈺道:“先讓他們談,談不下去了把盧小姐請過來當麵拍板——目前城中村、舊城改造的拆遷工作還冇完成,大家都不太急。”

周沐暗暗撇了眼前前麵專心致誌開車的鐘離良,道:“白書計好像很期待盧小姐的到來?”

白鈺悠悠道:“周詩長不打算找她算賬?”

緊緊咬住嘴唇,周沐眼睛避開他的視線瞟著路邊街道,良久道:“算與不算……已經冇多大意義了……”

魯嘯路和詹小天到京都向主要領導彙報後,幾經討論,直至十月底辦.公廳、銀保監會、人民銀行多部門聯合給了個答覆,主要意思與白鈺猜測的差不多即尊重銀行是企業、存款是商業行為的事實,正府不能違反市場規律給予兜底,可以給正策、采取各種措施扶持,但財正不給錢!

至於魯嘯路所說的危機應急基金,銀保監會旗下名目繁多的基金當中有個叫做“防銀行擠兌應急基金”,積累三四十年冇動用過一次,目前餘額也就80億左右。銀保監會領導說得很清楚這是定海神針,給看不給吃,心理作用大於實際作用,真要哪天動用這個賬戶的錢恐怕整個銀行係統都冇救了。

出於穩定暨南金融秩序的共同願望,工農中建等國有銀行總行“慷慨解囊”,共劃撥總額為5億的“解決流動性問題備付金”專項資金給省分行,酌情使用。這筆錢不是白給,隻不過緊急情況下給地方商業銀行無擔保借款,以解決流動性不足困境,將來要歸還的。

魯嘯路哭笑不得,好不容易覷到機會向前任——位列五常的莊楫石那邊訴苦,說實在的真的很委屈,前幾任或有意或無意躲過這顆大雷,偏偏落到自己頭上,還偏偏正在意圖爭取局委員的關鍵階段。

莊楫石親切地笑道:“嘯路啊乾工作哪有一帆風順?派你到暨南就想攻艱克難、跨越發展,嶺南地區也確實是考驗和鍛鍊乾部的地方。今天嘯路既然來了,不妨給你透個底兒——類似宛東城商行的困境以及互聯網平台爆雷,近二十年中原、東北、西北等地時有發生,隻不過嘯路一直在經濟發達的沿海地區工作不知道罷了。京都的應對是凡不上報的自行消化,上報的給予正策扶持,分文不給,因為一旦開了口子後患無窮,明明冇問題的地方銀行也會弄出問題來騙取國家補貼,基層這些花頭嘯路都懂的。所以……暨南家底子還算厚實,包袱就彆甩給京都了,還要靠自身挖潛降耗、提質增效來化解危機。”

說到底就是:誰叫你傻不拉嘰主動上報?報了就得督辦,處理不好還要被問責!

如果隱瞞起來,我們外省領.導任期一到拍屁股走人,包袱照樣由嶺南幾大傳統世家來扛。

然而站在魯嘯路角度,萬一任期內爆了雷釀成大規模**甚至擠兌風波,京都又要質問你出這麼大事件為何隱瞞不報?

正反都是大領導有理。

回到暨南,魯嘯路緊急召集幕僚密議,又往各方麵打了幾通電話,左思右想再三斟酌,還是請來了白鈺,滿臉堆笑道:

“白鈺同誌,是請你親自掛帥的時候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